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運通天笔趣-第五百二十三章 碎裂讀書

大運通天
小說推薦大運通天大运通天
张合欢指了指身旁的张家隆道:“如果你看重他的性命,就抓紧把我爸给放了,洗清我旳嫌疑,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我如果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你就等着给他收尸吧。”
张富鑫道:“这世上果然是有因果循环的,放心吧,我会解决这一切。”
张合欢没搭理他的自说自话,带着张富鑫离开了病房。
张合欢越狱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内地,张家成失踪的事情也隐瞒不下去了,刘雪前往警局报案。
刘海余专程来到了南江,见到了仍然处于停滞状态的乔胜男。
威震苍穹
乔胜男将张家成的案子委托给同事在查,不过仍然没有任何的线索,警察出身的他们都意识到很可能凶多吉少了。
刘海余道:“欢子真是太糊涂了,为什么要越狱,要相信法律。”
“法律只讲证据,他现在缺少的恰恰是证据,难道就老老实实认罪伏法,担着莫须有的罪名服刑?”
刘海余有些诧异地望着乔胜男:“师妹,你变了!”过去乔胜男是最讲究法律公正的,可现在说的话却充满了对法律的质疑。
乔胜男道:“停职的这段时间我想清楚了也许我应该换个活法了。”
“也好,一个女孩子总不能做一辈子刑警。”
乔胜男咬了咬樱唇,如果张合欢现在能平平安安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她可以立刻去辞职放弃刑警的工作,只有在发生事情之后才知道什么才是对自己最重要的。
“我岳父的事情难道真无法追查下去了?”
一家之煮 小說
“能查得我们都查了,当晚调取了各个路口的健康,他最后出现是在机场,我们也查过事发三天内所有的航班,并未有他的登机记录,机场里里外外查了好几遍,应该不会疏漏任何角落,目前来看最大的可能是他在机场的停车场内被人劫持了。”
刘海余道:“也不是没有线索,出入机场的车辆都有记录,一辆一辆的查,只要能耐住性子,总会有想要的结果。”
乔胜男道:“师兄,你能想到的我们都想到了,大家一直都在跟进这件事,只是我觉得这件事你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刘海余点了点头:“明白,对了,新星域那边的调查有结果了吗?”
乔胜男道:“有结果,新星域没有任何问题,现在公司的运营已经恢复了正常。”
刘海余道:“公司既然没有任何问题不就证明欢子没有问题?”
乔胜男道:“他的事情很奇怪,应该是有人在蓄意栽赃给他,不过无论怎样他都不应该越狱。”
刘海余表示认同,张合欢越狱的行为只能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乔胜男的手机响起,她看了一下屏幕,接通了电话,电话是同事打来了的,第一时间通报给她一个好消息,张家成找到了,有人主动提供了线索,他们在一个废弃的停车场找到了张家成,人受了些惊吓,不过身体没有大碍。
这绝对是个好消息,乔胜男和刘海余第一时间前往医院。
张家成刚刚做完全面的身体检查,目前正在病房配合警方调查,警方并未马上通知他的家人。
刘海余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在警方做完笔录之后才见到了张家成。
几天没见,张家成憔悴了许多,被人劫持的这些天他双眼被蒙,目不视物,每天才有人过来给他送一顿饭,张家成直到现在也认为只是一场为了求财的绑架,并不知道后续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心中还在牵挂着父亲的病情,抓住刘海余的手道:“小刘,你快帮忙跟他们说说,我身体没问题,我爸就快不行了,我得赶紧去大澳,欢子已经过去了。”
刘海余拍了拍他的手背道:“爸您放心吧,张老先生没事,您先安心养病,我去看看情况,通知阿姨他们过来看您。”
“我没事……我真得一点事情都没有。”
张家成挣扎着想下床。
“叔叔,您冷静一下。”乔胜男阻止道。
张家成道:“我怎么冷静,我爸生命垂危,我本来是要飞过去见他最后一面的,可是……”他更咽了,话都说不下去了。
乔胜男道:“既然您这么担心他,不如先给他打个电话。”
张家成这才冷静了下来:“是啊,莪怎么就没想到呢,手机……手机给我。”
刘海余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张家成道:“我的手机。”
限時婚寵:BOSS大人,不可以
刘海余道:“丢了,得重新办理。”
张家成把他的手机接了过去,倒不是嫌弃他的手机不好用,而是担心这个号码打过去老爷子不会接,试探着拨了过去,过了一会儿有人接通了电话,对方是张富鑫的助理,听说是张家成,让他稍等,将电话转给了老爷子。
“家成啊,你还好吗?”张富鑫的声音一切如常。
听到父亲的声音,张家成顿时激动地落下了眼泪:“爸……您没事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张富鑫道:“傻小子,我怎么可能有事呢?只是累了,睡了一觉,醒来之后一切都好了。”
“没事就好,没事我就放心了。”
乔胜男一旁忍不住道:“你问问他合欢到底什么情况?”她也是牵挂情郎,甚至忘了张家成根本就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电话那头张富鑫听到了她的声音,轻声道:“没事就挂了吧。”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家成确信父亲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只是刚才乔胜男话中提到儿子,儿子到底怎么了?
刘海余担心张家成身体虚弱承受不住打击,悄悄向乔胜男递了个眼色:“对了,我联系一下欢子,让他先过来,有什么话你们爷俩当面说。”
他和乔胜男离开了病房,抱怨道:“你不该提欢子的事情。”
“怎么不能提?欢子不是他儿子吗?我就不信这一切张富鑫都不知情?”
刘海余道:“至少事情是在往好的方面发展,我岳父已经找到了,我相信欢子吉人自有天相。”
乔胜男道:“洗黑钱,证据确凿,除非张家隆翻供,不然没可能的,你还看不明白,一切都是张家隆干得,是他想要独霸富鑫集团,估计到现在张富鑫都被蒙在鼓里,能救张合欢的只有他,你知不知道?”
刘海余道:“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现在就去找他,让他再联系张富江,不能再等了,张合欢无时无刻都处在危险之中。”
乔胜男准备回头去找张家成的时候,刘海余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来自境外的电话号码,他接通电话:“喂!”
“姐夫,是我!”
“啊!”刘海余惊喜万分,差点没把张合欢的名字给叫出来,他向左右看了看,朝乔胜男递了个眼色。
朋友的妻子:有妳在的家
“你在什么地方?糊涂啊你!”
乔胜男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端倪,猜到打来电话的十有八九就是张合欢,恨不能将手机从刘海余的手中抢过来。
张合欢道:“我还在大澳呢,很安全,你们不用为我担心,事情已经解决了,有人提供了我无罪的证据,警方很快就会撤销对我的起诉申请。”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刘海余顿感欣慰。
看到一旁乔胜男急不可耐的表情,刘海余道:“胜男在我身边呢。”
张合欢让他把手机交给乔胜男。
乔胜男一直都很坚强,可是当听筒中传来张合欢温暖的声音,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哗哗流了下来,多日以来的担心和牵挂在此刻终于展露无遗,她转过脸去,担心让师兄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刘海余知趣地向远处走去。
张合欢隔着电话也能感觉到乔胜男此刻的心情,柔声道:“别担心,我没事,有你这位人民警察监督我,我怎么敢干违法乱纪的事儿,就算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
“你……你真没事了?”
“没事了,老爷子醒了,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我估计再晚一些时候就会公布。”
“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吧。为什么?”张家隆不解道。
张富鑫道:“你不要询问理由,我让你怎样做,你就怎样做,总而言之以后富鑫就是你当家。”
“可为什么要放过张家胜他们。”
张富鑫叹了口气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做事情总得留有余地,其实这也是为了你考虑,现在外界流言四起,有不少人都在传你为了掌控富鑫亲手将你大哥和侄子送入监狱。”
张家隆心中暗忖,父亲到底还是老了,做事开始心慈手软,他并不记得自己在催眠之后发生的事情。
张富鑫道:“你去吧!”
张家隆离去之后,张富鑫从怀中摸出一张黑灰色的卡片,因为经年日久,那卡片上布满了裂痕,这就是他的百夫长卡,系统已经很久没有反应了,张富鑫喃喃道:“你一定在盯着我对不对?”他的话音刚落,那张卡就在他的眼前碎裂化为齑粉,张富鑫呆呆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面如死灰,他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已经走到了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