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搞化學的去修仙-第五十章 慘叫連連看書

搞化學的去修仙
小說推薦搞化學的去修仙搞化学的去修仙
派出去的人很快回来了,月光苑说这事儿和他们无关。
万字帮有点麻烦,他们帮主万家空也不见了。
韩将军心里有点急了,这事儿他觉得不简单。这万家空也不见了,会不会和冷瑞的不见有关?
刘锦波的兵器铺现在试制的几样东西已经有点眉目了,这个时候可绝对不能发生意外。
本来轰天炮这几样东西就是冷瑞献出来的,万一是敌国收到了风声,有意劫持了冷瑞,这问题就十分严重了。
韩将军立即下令,把万字帮的几个头头脑脑全部抓回来,严加审问,看看是否能发现冷瑞的去向。
另外,兵马司的人员立即出动,追查冷瑞的下落。
冷瑞是昨天晚上睡梦中被人抓走的。
可以说,等他惊醒时,人已经没有了丝毫反抗力。
两个人不知道怎么进来的,也没有惊动同善堂内任何人。
一个闪动,冷瑞就觉得出了同善堂,然后,耳边呼呼风响,夜半的凉风瞬间吹遍了全身。
“卧槽!好像是飞行啊!还是这里好,不烧油不烧气,直接就能飞行,太环保了!”
冷瑞身子不能动,脑袋却是清醒的,开始了理科生的习惯思维,研究起环保问题了。
没过多久,冷瑞被人重重一摔,滚落在了地上。
一个人用手一拂,冷瑞僵硬的身体立刻有了感觉,胳膊腿能动了。
“起来!”,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厉声喝道。
冷瑞知道,自己现在是砧板上的肉,老老实实听话就是了。
他乖乖的站起来。
“进去!”戴面具的人一指前面的屋子。
冷瑞又乖乖的进入屋里。
仔细打量一下,屋子不大,里面放了一把椅子,一个全身黑衣,戴着面具的人稳稳的坐在椅子上。
“当家的,人带到了!”
“嗯!下去吧!”椅子上的人轻轻地说道。
“是!”两个跟着冷瑞进来的人退出去了。
听了他们的对话,冷瑞一阵子恍惚,似乎又回到了地球。这些语言太熟悉了,都是千百年来山大王们的习惯用语。
敢情这里不仅人长得和地球人一样,连习惯用语都一样。
太奇妙了!
“你叫冷瑞?”坐在椅子上的人发话了。
“是,正是在下。”冷瑞忙不迭地回答。
“我姓薜,是这儿的老大!”
“薛老大好!”冷瑞见缝插针,来了句问候。
“哼!人倒是挺机灵的。”薛老大哼了一声。
冷瑞不敢开口了。
“你会炼丹?”薛老大问道。
冷瑞心里一惊,原来如此,果然是炼丹上出问题了。
花椒魚 小說
他摇摇头,直接否认了。
“不会!”
天才宝宝特工娘亲 暗香
“回答的挺干脆!那店里卖的是谁炼的?”薛老大语气有点不快了。
“以前师父留下来的,我和师兄就是照葫芦画瓢。”冷瑞是绝不承认,这个时候吹牛可不是啥好事。
薛老大眼睛盯着冷瑞,半天没出声。
“你是完全按照你师父的配方做的?”薛老大语气有点不善了。
“是啊!”冷瑞回答的一点不犹豫。
“呵呵呵!”薛老大发出一阵子冷笑。
“胡说八道!云火做的乌金丸卖十两银子,你做的卖一百两。云火的回春丹卖一两,你的卖十两。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薛老大暴怒了。
冷瑞的冷汗差点下来了,千算万算,忘记了这里面还有个漏洞。
树大招风,就不应嘚瑟,老老实实炼个普通丹药,按正常市场价来卖,赚点小钱,平平安安的也不错。
现在完了,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我们师兄弟俩个比较贪心,故意标了个高价。”冷瑞干干巴巴地说道。
“放屁!”
薛老大气得破口大骂,接着一掌拍出。
“嘭!”地一声,冷瑞像个皮球一样飞了出去。
“咦!”薛老大一声惊呼。
“你小子还有护体神功?”
薛老大手一抓,凌空又把冷瑞抓了回来。
冷瑞就觉得一股大力袭来,自己就像个任人揉捏的泥团。
薛老大手搭上冷瑞肩头,一股真气瞬间进入了冷瑞的身体。
可随后,薛老大却愣住了。
不对呀!这小子根本没有真气,也没有内力,就是个普通人。
“哎!不对!经脉还是断的?这根本无法修炼,是个废物。”薛老大心里暗暗奇怪。
但他更加不解的是,刚才一掌击去,明明觉得这小子身上升起一股保护力,自己的一掌如打在一个充气的皮革上。现在却发现这是个废物,身体里什么都没有。
他放开冷瑞,一伸手掏出个黑色小陶罐,一声冷笑说道:“这个东西是你做的?”
冷瑞一看,是自已挂在同善堂前后门的诡雷。
“不是,是我师父做的!”冷瑞打定主意了,什么事情都不能认。反正就是地球上那句话,只要不是摁在床上了,提起裤子不认帐。
“你这个小废物嘴倒是硬,不让你吃点苦头看来是不会说实话了。”薛老大声音狠厉起来。
又是一把抓过冷瑞,一股真气窜入冷瑞体内,开始肆虐。
自从云火跑了,冷瑞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这份“酸爽”了。顿时,身体里又出现了如刀割、如针刺、如蚁噬一般的痛苦,额头上的汗又刷地一下子流下来了。
“啊!疼啊!疼死了!”冷瑞痛苦地大叫着,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装英雄好汉的时候,必须装得和普通人一样。否则,这个姓薛的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说,只要你说出来丹药的秘密,我就饶了你!”薛老大边说边加大了手里的动作。
又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冷瑞又发出了惨叫,这回是真的疼得受不了。
这个姓薛的手法要比云火还叫人难以忍受。
“说,这个陶罐是干什么用的?”薛老大的声音又一次在冷瑞耳边想起。
冷瑞现在不仅疼得大汗淋漓,浑身的肌肉也不自觉地哆嗦起来,大脑一片空白,人几乎要昏死过去了。
“说,不然我让你活活疼死!”薛老大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了。
破裂的心
“我日你姥姥!”冷瑞只是虚弱的骂了一句,头一歪,真的昏死过去了。
“关起来!明天接着审!”薛老大放开冷瑞,冷冷的吩咐道。
进来两个人,把冷瑞向死狗一样拖出去了。
薛老大拿起那个诡需,翻来覆去研究起来。
陶罐口处有一条细细的马尾毛,薛老大轻轻地拽了一下,很紧,拉不动,他稍一使劲儿,马尾毛一下子被拉出来了。
陶罐口冒出一串小火花,像美丽的烟花一闪即没。然后,一声巨响,整个屋子顿时烟尘滚滚。
如同刚才冷瑞的惨叫声一样,屋子里发出了薛老大瘆人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