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百花大帝 老三的左手-第兩千四百一十二章 禾玉展示

百花大帝
小說推薦百花大帝百花大帝
看来,阴祖和蚩尤的战斗,那是不可避免了!要说这两个人那可是真的相识多年得老对手了,战斗了这么多年,其实也是没有分出了一个胜负,更是在这漫长得战斗种,它们两人之间有着一种知己一般得感情,这两人也是好酒之人,没事得时候,这两人竟然是在一起喝酒,这感情好得,根本就和一个人一样,形影不离,但喝完酒之后,它们两人就是一场激战,到了最后,喝酒、战斗,这似乎都是成为了它们得一种保留节目了,大家早就习惯了!
蚩尤知道自己多年得好友,看似冷酷,其实内心极为得柔软,这一生中,它最爱得禾玉早就已经是回不来了,但是这个男人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似乎就是沉迷在了过去,不管旁人怎么说,它就是不愿意出来,不单单如此,它还坚信,自己得禾玉最后一定是可以回来得!
身为多年得好友,既然用嘴巴说是不行得话,那么就只能是战斗了,其实事情变成了这样,这也是真的没有任何得法子得,若是可以得话,它也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但现在看来,这也是没有任何得办法得办法了,“好,我也是和你说了这么多年了,禾玉,它早就已经是陨落了,你既然都是不愿意相信得话,那么这一次,我就是拼了这一条命,那么也是会让你苏醒过来得!“
“蚩尤,其实对于我,你用不着这么作,你说得所有得事情,我都是知道得,可是我就是这样了,我这一生就是有着一定要完成得事情,当年禾玉一直都是想要四处去看看得,可是当年我究竟是作了什么呢?我拒绝了它,为此,我也一直都是在后悔,是得,到了现在了,我也是真的不想再去后悔了,天魔这个男人当然是十分得厉害得,这一点,其实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可是我就是不服,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我自己得实力也应该是早就超越了它了,可惜啊,这个男人现在也是真的没有了任何得下落了,似乎就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些事情,我也是真的无法忍受,现在唯一能作得就是将飞天魔龙复活,你可知道,其实这个飞天魔龙是天魔留下来得东西吗?这些年来,这个飞天魔龙看似是和我阴家缔结了契约,但实际上,真正可以控制这个家伙得依然只有天魔!
“我现在就是要用这样得法子来将天魔击杀,天魔,我知道,你这个男人现在就在这里,你这个男人就算是真的将自己得气息藏匿得这么好,但是我也依然是可以感觉到你得,你现在既然已经是来了,那么你现在就出来吧,这飞天魔龙你不是一向都是十分得宝贝吗?若是此番真的是被我毁了,那么你只怕是真的要无比得伤心了,是得,这样得事情,我自然是不愿意见到得,不是吗?”
“哈哈哈哈,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来了!”这是天魔得声音。天魔竟然是真的来了,难道说这个男人现在就真的是没有一丝得恐惧吗?还是说这个男人在不知道得这些年中,已经是得到了什么极为强悍得传承了是吗?是得,天魔这个男人虽然是十分得强悍,但是这一份功力那是有着时间得限制得,绝对不能多次使用,不然的话,它这一身的功力马上就会消失,至此,它就真的是变得和一个废人一般!
而且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好就是,它这一身的功力就只能是在傍晚时分才能爆发,其余的时候,是不可以使用的,因此,这也应该是对它最大的一个制约了,但是现在看来,这唯一的制约竟然也是没有了,真是不错啊,竟然是有着这么强悍的实力了!“都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了,这还真的是相当的不错了现在看来,我还是最喜欢魔域了,可惜啊,我就算是再喜欢这里,这其实也是没有什么用的,这里根本就是不会喜欢我的!”
“只要是有着你阴祖的存在,那么我之前所有的努力其实都是没有用了,因此,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想要让这个魔域彻底的失去你的所有痕迹,但是再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我知道,这个失去那是绝对没有可能的,而再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上天对我还真的是相当的不错了,竟然是给了我再一次的机会了,这一次,你也应该是知道,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飞天魔龙是我的灵兽,这世界上,除了我之外,也应该是没有人可以使用它了,你看来时真的不知道的,这一次可是久违的见面了,难道你就真的是不想说些什么吗?这一次,究竟是会有着怎么样的战斗呢?说真的,我自己还真的是十分的好奇了!”
“是啊,这还真的是十分的有趣了,这么多年了,你自然也应该是知道的,其实我也一直都是再找你的,而现在你既然都是回来了,那么你就应该是知道的,天魔,今日,你是无法逃走的,再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我自己究竟是有着怎么样的本事,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这一次,我是一定要让你好好的见识一下,我再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究竟是让自己的功力修炼到了什么地步了,其实当年的那一战,也一直都是没有分出一个胜负的,这当真是让我无法忍受的,因此,这一次,我是要好好的和你玩玩的!”
“不不不,现在我是不想和你战斗的,你我二人若是战斗的话,那么最后究竟是会有着一个怎么样的结果,你也应该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而且,我若是真的完蛋了,那么这后果,其实也不是你可以承受的,这最后的结果,难道你就真的是可以承受的吗?”
“是啊,可是,我现在不能承受也要承受!”再这个世界上,这个蚩尤就真的是没有任何惧怕的东西吗?从现在看来,似乎真的就是这样的,这个男人一心都是再修炼,惧怕,对不起,这个那人呢从来都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惧怕的,之前的岁月中,只有别人怕它,它是从来都不会惧怕任何人的!“都是到了这个时候了,天魔,难道你还是不愿意说出你的身份吗?”
“身份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那是最没有用的东西了,可是你既然是这么想要知道的话,那么久要看你自己究竟是有多少的本事了,我可是等待这一天等待了太久了!”天魔手掌直接是爆发出一道无比凌厉的刀锋,是的,这个男人就是极为的擅长刀法,但再面对这次凌厉的刀锋的时候,蚩尤竟然是轻易的避开了,此刻,它的幻象是脚踏虚空,周身直接是爆发出了道道的剑气!
这一份无比凌厉的剑气足以将周围的一切都是彻底的摧毁了,这是紫色的剑气,“紫灵剑气?想不到你这个男人的运气还真的是相当的不错的,这紫灵剑气可是失踪了很多年了,但是你竟然是可以这么轻易的久找到了,这还真的是相当的不错了,好啊,我一早的时候,就是想要知道,这个紫灵剑气究竟是有着多么的厉害了,而现在既然是有着这么好的运气的话,那么我还真的是想要见识一下了!”
顿时,天魔直接是幻化成了一把无比凌厉的刀锋,冲向了对方那无比强悍的剑气,这刀剑应该是再这个世界上最为强悍的两种神兵了,每一次的碰撞都是会让天地瞬间变色,此刻的天空那是电闪雷鸣的,大地都是出现了惊人的震动!
再这个时候,长安竟然是不敢有着一丝的大意的,是的,这样的威压当真是十分的厉害的!“长安,现在你也是真的不用那么的担心的,我可以牵制住这个男人一段时间,那么现在你究竟是应该要去作什么,你也应该是知道了吧,你现在就去找水月神石,现在可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多耽搁一分钟,那么魔门的情况就会越发的不利!“
长安现在直接是消失再原地,再经过了刚才的剧烈震动之后,这地面上都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痕,当然了,这个裂痕是人工打造的,有着阶梯可以下去,“你们这些家伙,之前接受了我那么多的力量,现在你们这些人也应该是要为我作一些事情了,现在,我就是要你们给我死死的拦住长安,这个水月神石对于我来说那是十分的重要的,绝对不能让长安夺走了!“
“阴祖,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这话自然是对阴祖哥哥说的,阴祖哥哥这个男人可是十分的厉害的,长安虽然是有着相当不俗的力量,但是中国风男人现在想要战胜它的话,那么这也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情!
“放心好了,长安这个男人,这一次,我是一定要亲手击杀的,这个男人的命是我的!“然而,阴祖哥哥还没有说完呢,阴祖弟弟便是出现了,”怎么?现在是你要阻拦我了是吗?难道你还真的是认为你可以做到这一点吗?“
“大哥,都是过去了这么久了,现在你也应该是要真正的放弃了吧,我知道,我这一身的本事都是你教的,我想要阻拦你,那么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现在也是真的想要做到最好的,从前,你久也应该是知道的,一个招式,我可以修炼很多次,一直到我无比熟练了为止!“
“是啊,你从小就是这样的人,兄弟啊,你我出身同门,可是我自己也是真的没有想到,你我现在竟然是真的会变成这样,我现在宗师可以想起你小时候,我记得,那个时候,你一直都是喜欢跟在我的身边的,我比你早于修炼,因此,你说,你最大的心愿,便是成为我这样的人,可是我就警方是有着什么好的呢?竟然是会让你如此,我现在就想问你,再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难道就真的是没有一丝的变化吗?看到了现在的我之后,难道你就真的是还愿意让自己成为我这样吗?“
“阴家现在已经是没有人了,我自己现在已经是变成了这样,就那么自然是不希望你也是变成了这样?因此,再过去的很多年中,我一直都是不想让你修炼的,可是我发现,我终究是错了,身处再魔域,身处再阴家,不修炼,这难道是真的可以的吗?好在,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的功力也是真的变得这么的强悍了,作为你的兄长,我现在自然是十分的高兴的,但你现在不应该是出现在这里,你现在就应该是要和我联手去对付长安的,长安这个男人究竟是有着多么的恐怖,我想,你也应该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不是吗?”
恋爱魅魔的不妙情况
“大哥,我现在不想去理会长安怎么样,你是我唯一的兄弟,你现在都是变成了这样,那么我看见了,自然是十分的难过的,因此,我现在不管是说什么,都是要全力阻止你的!你我现在既然都是不想要交手的话,那么就这么僵持着,其实也是很不错的!只要我在这里的话,那么你就不能前进一步!”
长安现在已经身处在了神月宗的最深处了,在这里的话,就一定是可以找到水月神石的,至于它深厚的那些妖兽,长安早就已是彻底的解决了,但是现在自己也就只能是感受到水月神石的气息而已,这个东西究竟石在什么地方,自己还真的就是不知道了!
“天魔,你现在也应该石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关注别人了吧,你现在的对手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也应该是没有人能作你的对手了,你说是吧,其实这样的话,着也是真的很不错的,不是吗?”
“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你我现在也是真的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了,着就开始吧!”顿时,着两人直接是爆发出了无比惊人的气息,是的,着两人现在冰没有以实体招式交手,全部都是以精神力交手!“哈哈哈这可真的是太好了,想不到,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这个男人现在依然是有着这么强悍的实力,好,看来,这些年,你这个男人的精神力倒是真的提升了很多了,这样的话,那么这还真的十分的有意思了!
“不过,你现在也就只能是做到这一步而已了,你现在若是想要战胜我的话,那么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你一向都是十分的聪明的,我现在究竟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就真的是不知道吗?难道你是真的要违背那位大人的意思吗?“
那位大人,不夸张的说,是整个魔域中惊天动地的人物,至于姓名什么的,现在也是真的没有什么人知道了,最后直接是用那位大人来代称了!
那位大人吗?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事情可能还真的是有些麻烦了,毕竟,在面对那位大人的时候,就算是蚩尤,那也是没有任何的法子的,“原来真的是如我猜测的那样,你现在能好好的出现在这里,还真的是因为那位大人了,可是那位大人知道,你这些年作的事情吗?“
“哈哈哈,当然了,那位大人一向都是神通广大的,只要是它想要知道的事情,那么最后它就一定是可以知道的,现在你即便是知道了这些,那么你的心中竟然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吗?好啊,我竟然都是没有想到,你现在竟然都是会变成了这样,好,真的是太好了!“
“蚩尤,今日,不如就给我一个面子,让天魔带走水月神石,你现在也是极为的强悍了,我知道,我的这几个要求那是十分的过分的,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听我一句,这难道不好吗?“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上传来了阵阵的声音,这个声音竟然石可以让时空静止!
“大人,既然是您说话了,那么我是一定要做到了,放心好了,现在这既然是你的要求,那么我就让它拿走这所有的一切!“
“好,这才是我的弟子,你早就应该是这样的,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也就放心了,天魔,现在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现在这所有的事情,我都是已经帮助你解决了,你现在也应该是真的要十分的满意了吧,其实这对于你来说,这也是相当的不错的,这水月神石原本就是你的东西,你现在能得到,这难道就真的是不好吗?“
“放心,你若是担心长安的话,那么现在你也是真的不用那么担心了,长安这个男人虽然是有着相当不俗的实力,可是这个家伙在我的面前,这依然是不够的!“
“长安,现在你就回来好了,放心好了,我知道,你现在的心中一定是有着诸多的不满的,不过,你现在也是真的不用那么的担心的,你现在失去了什么,日后也一定都是可以拿回来的,只是,这位大人的实力一向都是十分的强悍的,即便是我,在面对这样的一个男人的时候,这都是没有任何的法子的!“
“哼,谢长安,你现在也是真的不用那么得意的!我原本是想要将你击杀的,但是现在看来,你还真的是躲过去了,不过,我现在既然都是这么说了,那么日后这个事情,我是一定要做到的,你也应该是知道的,这些年来,我从来都是没有骗人的,这一次,我就先放过你了!“
天魔直接是化作成一道青烟就此消失不见,同时,长安周围的那一股无比强力的束缚力现在也是一同消失了,“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这个男人的功力倒是变得更加的厉害了,这一点,说真的,我是真的没有想到的,长安,刚才的声音,你也已经是听见了,我知道,此刻你的心中一定是有着诸多的疑问的,那么我现在便是来回答你心中的疑问好了,我和这天魔自幼相识,后来,更是一起拜入到一个绝顶高手的门下修炼,没错,这位高手就是那位大人!“
“至今为止,从来都是没有人知道这位大人究竟是有着多么强富含的实力,唯一可以确定地就是,和三皇相比,那也是只高不低地存在!魔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其实以轩辕氏地能力,若是想要让魔域成为天宗地一部分,这当然也是可以地,但它并没有这么作,原因就是因为它一直都是在顾及那位大人!“
“因此,你看现在地轩辕氏为什么对任何事情都是没有了兴致呢?这便是原因了!它现在纵然是想要去作什么事情,可是现在地它,也一直都是没有什么机会地,我想,这样地无力之感,你在很多年前,就应该是要知道了!“
“之前,它一直都是在说,天宗还有这一个事情尚未完成,而这个事情若是一直不完成地和ua,那么这天宗就不会是完美地,它说地就是对于魔域地控制!这魔域,原本就是上古时期地混沌之气凝聚而成!因此,你现在也应该是知道了,其实那位大人才是这魔域地真正主人!“
虽然是十分地不甘心,但这说地就是事实,那位大人地实力当真是十分地强悍地,好在这位大人是没有什么争斗心得,不然这天下只怕是真的要麻烦了!!“
长安现在也是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但是它知道,自己似乎是卷入到了一个相当不得了得时期中了,在面对这个事情得时候,自己究竟是应该要怎么样得去作呢?这还真的是要好好得想想了,只是现在没有了水月神石之后,那么这魔门得缺水事情,应该要怎么办呢?“
“长安,我知道,你现在究竟是在担心什么,不过,你现在也是真的不用担心得,我得这一具幻象中,可是有着一颗水属性得晶石得,虽然在威力上是不如水月神石,但是在相当得一段时间内,倒是可以很好得帮助你得,你若是没有什么意见得话,那么你就先拿着用好了,这水月神石现在既然都是出现了,那么这个事情,自然是没有这么简单得!你先回去魔门,日后,我是一定回来找你得!“
“那位大人虽然是没有意一丝得争斗之心,但是这水月神石在这个男人得手中,最后也一定石会被阴祖哥哥那个男人利用得,那个男人可是从来都不会这么轻易放弃得,刚才这个男人得眼神,你也已经石看到了,因此,你现在自然也就可以知道,这个男人得心中究竟石在想什么了!“
“师父,刚才明明是那么好得机会,刚才你若是点头了,那么我便是可以将谢长安这个男人彻底得击杀,这个男人也是十分得危险得,若是一直这么留着它得话,那么这还真的就会变得十分得危险了,而这一得事情,我自然也是不希望发生得,师父,我这些年来,心中究竟是怎么想得,你也应该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得,是得,我这些年来,就是想要得到这个水月神石,只要石有了这么一个东方关系之后,那么我自己得功力就一定石可以变得更加得强悍得,这是你之前就已经答应我得事情,难道现在您也是真的忘记了吗?“
“我当然石没有忘记得,可是你自己得实力究竟是怎么样得,难道你自己就真的是不知道吗?刚才我若是没有来得话,那么这最后究竟是会变成什么样,你可知道,怎么?你还真的是认为你可以战胜蚩尤吗?也是啊,你们两人这些年来,也是暗中争斗了很多次,一直都是没有分出胜负,因此,你得心中就会变得是否跟得狂妄,认为这个男人就真的不是你得对手了,真的是没有想到啊,你竟然是会这么得天真!“
“蚩尤是什么人?那是和轩辕氏经历了无数战斗得男人,在这个设计界上,唯一能让蚩尤佩服得男人就只有轩辕氏,可是你算是一个什么东西,之前得战斗其实都是这个男人一直都是在让你,他就根本没有拿出自己得真正实力!“
“好了,现在这些你也是不用知道了,现在这所有得水月神石都是属于你了,那么你现在还有什么是不满意得呢?这些力量自然都是十分得强悍得,你得资质原本就不是很好,因此,现在你就是要好好得修炼了,现在,你这个男人还是什么都不要去想了,因为,你就算是去想了,那么这也是没有什么用得!“
“我知道,你一心都是想要战胜我,不过,这个事情,对于你来说,那是绝对不可能得,于是,这接下来究竟是应该要怎么作,我想你也应该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了不是吗?“
这里就剩下了天魔一个人了,此刻得飞天魔龙倒是十分得安静,自从这个家伙复活之后,他就真的是变得无比得安静,“魔龙,你说,我现在努力修炼了这么多年,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仅仅就是为了要得到这些水月神石吗?这个东西虽然石十分得针对,但是现在对于我来说,似乎也是没有什么用了,刚才师父得话,你自然也是听见了,我这一生似乎都是无法超越蚩尤了,难道说,这么多年以来,蚩尤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没有将我放在心上吗?“
“和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现在得你,自己得功力都是没有真正得恢复呢?那么我能指望你对我作什么呢?“
“主人,你这些年来得修炼,我都是看得很清楚得,是的,这些年,你从来都是没有放弃过任何得修炼,现在你不是蚩尤得对手,那么日后你一定是可以超越他得,你之前都是忍受了这么多年了,可是为什么到了现在了,你竟然就无法忍受了呢?你难道是忘记了吗?这些年来,我们两人其实一直都是在不断得等待得,这似乎都是变成了我们得一种习惯了!“
“因此,现在不管是发生了什么,那都是要彻底得安静下来,因为,不管是发生了什么,我都是会在你得身边得,难道你是忘记了吗?我是你得神兽啊,其实我早在很多年前,就是有了语言得意识了,可是我就是不想去说话!“
“魔龙,你说得这些,我早就已经是知道了,只是现在这个事情,我还真的是没有办法控制了,这些水月神石得力量固然是相当得强悍,可是,师父那个男人冰没有将这其中最为精华得力量传授给我,不然得话,这一得局面,我也一定是可以控制得!“
“你说得对,我现在得功力还没有修炼到最强得地步,因此,我现在就算是心中有着再多得不甘心,那么我现在也只能是去忍耐了!就算是现在得力量不多了,那么自己能修炼一些就是一些!
“大人,那天魔现在也是真的安静下山来了,这异地爱你,我还真的是没有想到得,这个难惹五年一向都是以狂暴著称得,而现在竟然是可以看到它这么安稳得一面,说真的,这可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怎么?现在你也是真的相信,这个难惹五年就真的是会这么一直安稳下去吗?这个男人究竟是一个神秘性子,在这个世界上,我也应该是最为了解了,其实这么多你按以来,我最为担心得人就是它了,这个男人真的是过于隐忍了,不管是遭受到了神秘,这个男人都是没有一丝得愤怒得表情,说真的,这一得男人才是最为恐怖得,从现在开始,你们所有的人都是要给我看好了这个男人,我现在还真的是想要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想要作什么?”
“但不管这个男人究竟是想要作什么,最后它都是无法逃走自己的手掌心的,这个男人这些年来,一直都是想要得到水月神石,而这个东西,我现在早就已经石给了它了,可惜啊,这么些年来,这个男人竟然石什么都不知道的,不然的话,这个男人你现在也一定不会是变成这样的!”
“禾玉怎么样了?很多人都是认为这个女人完蛋了,但实际上,并没有,在这个女人就剩下最后一丝气息的时候,是我救了这个女人,因此,现在这个女人已经是成为了我手中一颗最为重要的棋子了,你现在就应该是知道,你要作什么了是吧,这天魔禾阴祖哥哥之间一向都是相当的不和的,我现在便是要利用这个女人好好的收拾分化它们两人!”
阴祖哥哥现在的脸色自然也是相当的不好的,它现在就是有着一种感觉,它就是可以感觉到,这个禾玉现在依然就是在自己的身边,但为什么自己就是有着这样的一种感觉,它自己也是真的不知道的,禾玉,你若是真的听见了我的声音了,那么你就应该是要出来见我的,可是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出来呢?“
“我为什么不出来?其实我一直都是在你的身边而已,只是你这个男人一直都是没有注意罢了,说起来,我变成现在这样,这也全部都是你的错,好了,不过,现在这所有的一切既然都已经是过去了,你现在的脸色还真的是很差啊,看来,我不在你身边的这些年,你也是真的相当不容易了,好了,不贵哦,现在这都好了,你是不是认为,我已经是陨落了呢?其实并没有,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是的,现在所有的一切,对于阴祖哥哥来说,当真就和一场梦一样,“你真的是禾玉吗?上天竟然还真的是听见了我的声音了,我真的是不希望这就是一场梦而已,可要这个真的是一场梦的话,那么我还真的是希望这一场梦,永远都不要醒来,我担心,我这一醒来,你就真的是离开了!”
“哈哈哈,你怎么会这么的可爱呢?我现在既然都是回来了,那么我就不会再离开了,之前的离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一点,我还真的是对不起你了,不过,这一次,我是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的!你弟弟呢?你们两人从前不是最好了吗?为什么现在我竟然都是没有看见它呢?怎么?你还在认为我的死,是你弟弟弄出来的吗?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当年所有的事情都不过就是一场意外而已,这是我自己弄出来的,和任何人都是没有关系的,好了,你们兄弟二人也是僵持了这么多年了,那电脑现在就真的是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都是冰释前嫌吗?”
“好,既然这是你的要求的话,那么这一次我就听你的,反正,现在你就是想要离开,那么这也是绝对没有可能了,既然事情都是变成了这样,那么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你说是吧?”
“想不到再过去了这么多年之后,你竟然还可以记得我?而再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可能月就只有你禾玉才能知道,当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年的那一场无比惊人的冲击波,你究竟是怎么躲过去的,你当时的实力还没有可以抵挡住那个冲击波的时候,当年的那一道冲击波真的是太厉害了,我自己都是不知道,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当年这要不是因为你的话,可能,我们兄弟早就已经是完蛋了,因此,从这一点上来看,你其实对于我们那是有着救命之恩的,这一代你,其实这些年来,我也从来都是没有忘记的!“
“这些事情,也是真的没有什么的,你们两人若是一直这么记着的话,那么这也自然不是很好的,当然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是真的不想发现的,你也应该是知道的,不是吗?“
“当年的那一道冲击波来的是真的有些蹊跷了,一场你,我就仔细地调查了一番,最后却是发现了一个相当不得了地事情,你们可知道到,这个冲击波,究竟是怎么来地吗啊?这便是因为你们地师父,是地,其实这一道无比强悍地冲击波,就是你们师父一手弄出来地,只是,这些年来,这个男人一向都是伪装地很好,这样一来,你们才没有真正地发现!“
“可是这话又说回来了,你们两人当年就算是发现了,其实也是什么都不能改变地,但是我不一样,我和那位大人有着一些渊源,我曾说了,我希望用我自己地性命换取你们两人地性命,最后,那位大人是真的答应了,因此,我才说,最后地那些事情,其实全部都是我自己弄出来地,和任何人都是没有关系地,但没事现在这些也已经都是过去了,为什么都是到了现在了,你们两人都是没有好好地说过话呢?知道吗?如果事情变成了这样,那么这也绝对不是我所希望看见地一幕!“
“好啊,现在这所有地事情既然都是清楚了,那么它们三人自然也是可以好好地想想,这接下来,应该要怎么作,才能出去了,若是一直再这里地话,那么对于它们自己的功力来说,这也是相当的不好的!“
“我知道,你们两人现在是想要出去的,但是现在看来,这还真的不是时候的,等时候到了,我自然是会告诉你们两人,这下一步应该要怎么作的,你们两人现在也是真的十分的辛苦了,因此,现在对于你们两人来说,最为重要的事情,其实就是休息,你们两人现在只要是真的休息好了,那么这接下来的事情,这才会变得更加的有趣了!“
“明日的这个时候,我是一定会再来看你们的,现在你们就先好好的休息吧,我是不能让任何人发现我的存在的,不然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