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笔趣-第1229章 失敗的原因鑒賞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那现在我们小队情况怎么样?目前你知道的还有谁?”
大雷抬了一下头,指了指旁边的那个队员,剩下的人他就不知道了,陈永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除了大雷,还有他在地上,那个队员就没有其他人了, 按道理说秦渊他们那边的人也有失踪的,但是为什么都没有看到。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就听到了脚步声,紧跟着就看到邓久光被拖了进来,此刻的邓久光满脸是伤。
经过秦渊交代过蒋小鱼进行的特殊训练,这一些队员他们基础的感情已经被唤醒,所以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
因为之前就是要让他们训练到越冷漠越好,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为了保全战友, 迫不得已, 那层感情也激发出来。
人本来就是感情动物,就算他们进行过脱敏训练,但是都这么长时间了,这些问题也不算那么大,现在秦渊要全心全意对付陈永光,这家伙能力虽然强,但是他个人的情感问题是最大的,说句实话,他确实挺适合做队长。
做队长他要把之前所有的训练模式给完全忘记,这個人的能力秦渊是非常认可的,后面手册上的训练也可以交代给他,毕竟这支队伍的综合能力没什么问题。
“你们这里谁是领导给我站出来我想知道的东西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既然这样,那不如把你们全杀了!”
大雷一直被关在这个地方之前,他还觉得有希望,因为陈永光他们在外面可以来救自己, 当然是看目前这情况, 所有人都进来了。
“你们这群混蛋究竟想干什么?不管怎么样, 我都不会同意的!而且你们做什么问什么我都不知道!”
大雷的态度非常坚决,陈永光知道这家伙现在是要把战火转移到他那边,这倒是让陈永光挺意外的,他不知道短短这几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大雷竟然会主动维护起他来了。
他有点意外,转过头看着大雷,摇了摇头,“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伱别管我为什么要这样说,现在我要怎么做也用不着你管,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就是这里的队长!”
带着头套的蒋小鱼走上前,一脚踢在他的肩膀上,大雷从旁边的碎石上滚了下来。
“少在这里忽悠我,最好清清楚楚告诉我你们在训练什么,还有你们的编制,你们的成员究竟有多少!”
这家伙问的全部都是敏感问题,陈永光站起来刚想要反抗, 但是一根电棍直接打在他的后腰上,他没注意到后面还有人, 毕竟在这昏暗的山洞里面光线实在是太阴暗了。
大雷看到陈永光被电棍打击, 他赶紧吼到,让他们住手,自己什么都知道,“如果你们再对我们的人动手,那我就算是死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们的。”
“哦,你这意思是你打算和我们说点什么情况?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否则有你好苦头吃的!”
大雷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挣扎着站起身,他看了看陈永光,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他自从知道猴子死了之后,整个态度就发生了转变,之前对他们进行的一些训练,他也开始有些疑惑。
不管怎么说,这一层感情已经被彻底激发出来了,既然猴子还有其他队员都已经遇到了意外情况,那现在他一定要确保其他人的安全。
陈永光在这一刻也有些恍然的醒悟,不管怎么样,他要保证最后队友的安全,他也挣扎着想站起来。
“我告诉你们,你们把他放了,他就是个队员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队长,有什么你们都可以问我!”
大雷听到这里瞬间有些着急,他赶紧说道:“你们别听他乱说,我才是队长,这完全就是在搞笑!”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疯了?难道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说的非常清楚,有什么冲着我来,我是队长,这一次的行动由我来负责!”
“你早就不是队长,难道你忘了吗?而且那些东西只有我知道!”
他知道大雷这就是在保护他,一时间陈永光有些受不了,但是蒋小鱼正好利用这个机会一把拖着大雷就把他带了出去,陈永光在后面不停的挣扎,他想要上来救大雷。
还没等陈永光做出反应,就听到外面响起了两声枪响,开始还能听到大雷的叫骂声,随着枪响一切都结束了,陈永光知道意味着什么,他不甘心的怒吼!
末日奪舍 閒坐閱讀
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本来要过来进行特训的,怎么会遇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更重要的是现在他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只知道是一些武装分子。
过了一会儿,蒋小鱼带着头套走了进来,他看了看洞穴当中的三人,接着朝着邓久光走了过去。
二话不说直接拖着邓久光就往外面走,这也是给陈永光在做戏,陈永光看到以后大声的呵止,“你这家伙助手别乱搞那些东西,他们是无辜的,他们什么都知道,我是队长,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你,只要你放了他们!”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什么所谓的突击队,我会一个个把你们抽筋扒骨!”
听到这里,陈永光愣了一下,紧跟着秦渊也带着头套走了进来,一脚踢在蒋小鱼的屁股上,这小子在说什么瞎话?
两人没多说什么,把邓久光拖了出去,陈永光刚刚挣扎了,要站起来,直接就被秦渊一脚踢在腹部,“别着急,等会儿就轮到你了!”
这话当中充满着威胁的味道,主要就是非常考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看着身边的队友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很可能到最后会承受不住,不过这样的训练他们在之前也进行过。
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训练和实际情况是不一样的,这也是秦渊有些担心的,他不知道陈永光能否坚持住最后的考验。
看着邓久光被拖了出去,虽然这家伙不是自己的队员,但是此刻的他也非常着急,他很担心在出什么事情,这些家伙杀人不眨眼,刚才大雷应该已经凶多吉少了。
现在的他手脚都被困住,他只能无奈的大声吼叫,旁边的队友也是生死不明。
秦渊带着蒋小鱼刚刚出去就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上,“我说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傻?干嘛说那样的话,你要知道突击队的情况我们是不清楚的,我们从哪里知道他们是小队,要知道虽然人数少,但是也有可能是其他连队的。”
秦渊担心的是自己做了这么多准备,万一在某一方面就被他们给撕破,那这出戏就演不成了,至少其他几个人的感情状况已经完全恢复,现在只剩下陈永光。
“秦哥,这个应该不太可能吧,刚才我也是说顺嘴了,就那样顺口一说,他应该没有什么察觉吧!”
“我倒是希望不要有什么察觉的情况,不过看了样子他也不知道,我只希望等会说话,做事小心一点,趁现在是最后博一次了。”
蒋小鱼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他们两个走了进去,陈永光大声的质问邓久光被他们拖去哪里了,但是两人根本没说话,只是走到旁边拖起那名昏迷的队员。
“你们这些混蛋究竟想干嘛?把人给我放下,你们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当然是一对一的审问,不配合的下场那就只有死,反正我们手上沾了不少人命,也不在乎你们这一个两个!”
“放下他!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我什么都知道,只要你们放下他!”
“哦,还真是有意思,你们这一个接着一个的都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上来送死吗!”
陈永光的眼神当中没有丝毫的畏惧,秦渊同时也进行了他的测试,这就是要击溃陈永光最后的防线,他很明确的告诉陈永光,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我也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告诉我,我就让你活下去!”
陈永光心里非常清楚,当然是此刻他想的是要先保全队友的安全,“这个机会让给我身边的人,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们,但是你们必须先把他安全的送出这个岛!”
他的话音刚落,秦渊冷哼一声,走上前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秦渊的力度掌握的刚刚好,他的嘴角渗出了一些血迹。
“你这家伙,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在这里和我讨价还价吗!”
“可是如果你们不答应我的条件,就算我们两个都死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除非你把他放出去!”
秦渊知道已经有效果了,因为要在这之前陈永光心里想到的只有任务,只有是否能够成功,还有他们突击队所谓的荣誉,当时在这一刻他为了这个队友的安全,什么都可以放下。
“你还真是觉得自己很搞笑吗?现在不是你能做决定的时候!”
秦渊直接从腰间拿出手枪,啪的一下就打在了旁边,那个队员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陈永光看到这一幕有些着急,他本来想和他们谈条件,但是看这样子,这些家伙根本不会理会。
就在秦渊再一次要扣动扳机的时候,陈永光的心理防线彻底击溃,他跪在地上痛哭起来,他这一次破碎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心理防线,还是那一道信仰,因为这次为了救人,他没有办法,他不可能让整个突击队都在这里消失!
不管怎么样,他都想要在保全一个人,至少能够让他活着回去。
“别开枪,我求你了,我现在跪下来求你,你只要保证他的安全,你们让我做什么,让我说什么我都同意!”
他慢慢挣扎着,然后站了起来,就当着秦渊的面直接跪了下去,“你放了他如果还有其他活口,你放了他们如果没有的话,你把他们的尸体放回去,就当我求求你,你说的什么我都答应!”
按照严格意义上来说,陈永光这一次的训练算是失败了,因为这也算是另外一种俘虏训练,他并没有通过考验,因为他的情况绝对会说出后面的情报。
但是他同时也突破了自己的心理防线,因为他们这支突击队虽然厉害,但是从来没有进行过实战战场,在这种情况下,也算是被迫让他们参加过一次实战了。
陈永光说完以后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他不停的痛哭,不知道是在为队友的离去痛哭,还是在为自己的信仰彻底崩溃而痛哭。
但是为了保全这最后一个人,不管做什么他都愿意的,就在这个时候,只看到站在他面前的武装分子缓缓的拉下了面罩,竟然是秦渊。
此刻的他再也受不了,蒋小鱼走过去把他的绳索打开,他直接一脚踢翻,蒋小鱼就朝着秦渊冲去,他要发泄出来这种被人耍的感觉!
“你这个混蛋,我就知道你在骗人!”
“这不是骗人,难道我说的不是吗?现在你们都已经成功突破感情的那道防线,可以按照我说的训练方式训练了!”
“什么!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渊笑了笑,没有多解释什么,以他的能力想要悄无声息的带回人,基本上没问题的,等情愿带着他回到沙滩上的时候,只看到其他队员已经集合了,大家应该也是刚刚才知道被骗的。
蒋小鱼在秦渊的吩咐下,利用刚才那种方法对他们互相之间进行了询问和欺骗,主要就是利用这种方式强行让他们唤醒自己对战友的感情。
不得不说这一次的训练也算是挺成功的,陈永光下山的过程中一直低着头,知道来到沙滩上看到了自己的队友,他们忍不住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主要是这一次的模拟实在是太真实了,让他们感受到了真实的情况。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们要知道我不可能把你们所有人都送到战场上,战场上那就是真的没有命了,没有就是没有了。”
“我知道,可是你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我竟然没有任何察觉,你的速度也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