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家父漢高祖 愛下-第223章 人傑地靈的大唐閲讀

家父漢高祖
小說推薦家父漢高祖家父汉高祖
”我从未想过,唐国会是如此的贫穷,当寡人来到唐国,看到那瘦骨嶙峋的百姓的时候,寡人落泪了。”
刘长流着泪,思索着晚上该如何给留侯回信,却又准备擦去眼泪。
”大王!不能揉眼睛啊!
站在一旁的,是几个憨厚的唐国百姓,七八个人此刻笑呵呵的看着自家大王,站在前头的那几个男的,虽不高大,却很粗壮,满脸横肉,那胳膊打五个赵人应当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刘长游历那么多国家,就没有见过能养腰的农夫,没办法,唐国有诸多牧场,肉食在这里并非是难求的。
张苍有一个制度,叫家豚制,什么叫家豚制呢?就是家家户户都得能养上几头猪,唐国的耕地不算太少,可以开发的土地多,但是降水却不如中原地区,可唐国有佃优势,唐国有牧场,可以发展畜牧业,而且唐国大,家家户户都能修建溷藩,养上几头猪,而这些又会变成天然的肥。
其实在战国末期,秦赵就已经有了使用这类肥料的先例,唐国有大汉最多的牲畜,因此不满唐国的人总是在私下里编排唐国,称其为畜生之国。唐国有大量的生马。羊,豚。大。鸡。甚至开始将贵施才能用的”圃渔”推广到了平民之家。
唐国北部地区在冬季会变得非常难熬,而牲畜不仅能提供食物,皮毛还能用来御寒,因为唐国深山多,野兽也很多,因此大唐疯狂的猎杀野兽,抓捕野兽幼崽来饲养,甚至有想要抓捕老虎幼患来饲养成家畜的,美名其曰,用来护宅。
在其他地方,猛兽是巨大的灾害,可是唐国这些人吧,你问起他们的过去,不是在深山老林里当贼寇的,就是跟着陈豨啊,跟着英布造反的,还有各地被迁徙归来的罪犯,比起猛兽,唐人反而是更大的灾害。
除却男人,就是站在他身后的女人看起来也要魁梧很多,打一两个赵人应兰是没有问题的,这也没办法,赵人还在啃树皮,唐人却已经能吃的上肉双方的身体素质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刘长吐着舌头,眼里泪水打转。
那男人笑着说道∶”这胡椒,就是不能弄太多这是月氏人带来的.大王多吃就习惯了!”
刘长笑着说道∶”还真是,这西边有不少好东西啊!
”是啊奈何,如今那边的道路都被匈奴占领了。”
刘长大吃了一顿,随即赏赐了这位农夫,继续启程。
”我从未想过,唐国竟然真的这般贫苦,当我看到那空荡荡的粮仓的时候,我沉默无言,我面前数十个粮仓,空荡荡的,没有一粒粟,丢只鼠进去,都一定会饿死。”
刘长抚摸着下巴,看着面前那高大的数个粮仓,进去看了看规模,粮仓的空间很大,虽然里头没有一粒粟,”这就是最新修建的粮仓?”
看管粮仓的官吏急忙回答道∶”大王,原先的粮仓不够用了,张相便在我们横子具修建了大量的粮仓,用来囤积粮食,目前粮食还在路上,这些粮仓大概是装不下的,还得继续修建。”
”横子县??这里不是叫长子县吗?
”区区小县,岂敢用大王之名讳?””好教大王知晓在唐国,就连家中之首子,我们都唤作大子!
召平的脸抽了抽,深吸了一口气,天子才特么要避讳啊
可刘长却很开心,他笑着说道∶”倒也不必如此,无碍,我的名讳又不是不能用,长子县就叫长子县,这县与寡人有渊源,或许以后就能封给我的儿子!至于长子什么的,想用就用,寡人乃贤君也,绝不会在这种小事上去问罪!”’大王英明
刘长笑着点了点头,这些时日里,他直都在各地转,就是查看唐国的情况。上党目前有十四个县,而上党郡目前是唐国第二大产粮地,人口仅次于太原,却因为优秀的地理位置,成为了大唐商贸活动最频繁,百姓最富裕的一个地区。
在这里,总是能看到来自各地的商队,人来人往,这里的商业活动,比之长安还要发达,像高都县,俨然已经成为了唐国的商业枢纽,高都的城池都被拆掉了,就是为了方便商贾进出,这里是大汉最大的牲畜市场,各国想要买战马,都得来这里,当然,这里也不只是卖牲畜,也有其他货物。
唐国好东西有很多,尤其是从胡人那里弄来的东西,几乎都是中原所没有的,唐国独一份的,而太原等地又距离中原太原,唯独上党,尤其是高都县和阳阿县因为距离中原近,因此成为了唐国对外的贸易中心。
刘长嘴都差点笑否了。
晚上,他便在高都县内留宿,曹姝已经先一步前往晋阳了,刘长却带着自家的舍人们,跟唐国的大臣们来查看上党各地的情况。刘长坐在上位,大臣们,地方官吏,舍人等坐在两侧。
”师父,唐国能有这般繁荣,都是因为您与群臣的功劳啊!
刘长大声说着,张苍原先正盯着前来为他倒酒的侍女,听到刘长的话,他愣了一下,急忙回过神来,谦虚的说道∶”全赖大王之功也!”
盖公有些不悦的说道∶”张相何必谦虚呢?您关爱唐国百姓,尤其是对孤寡多关怀,常常拜访,将孤者为子,将寡者为妻,为了增加唐国的人口,不留余力,光一年便迎娶了二十多位妾室吧?”
‘如此功劳,岂能谦虚呢?!
”刘长目瞪口呆,看着自家的老师,他知道自己老师有这方面的缺陷,可是有这么夸张吗??
张苍板着脸,严肃的说道;”唐国多孤寡,这些人失去了良人,孩子们没有了阿父,生活异常的艰难,我不惜名节,全力抚养他们,用自己微薄的俸禄,勉强能养活这些人,自己却过的很清贫,有好事者以此来攻我,言我好色无德。””不过,若是能多救济一些人,便是背负这样的骂名,我也无悔!”
张苍这番话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凌然,刘长心里顿时生出一股敬意来。
”师父仁义!寡人岂能不效仿”
”大王!
朱建再也坐不住了,他急忙起身,说道∶”像这般事情,交给张相来做便好,大王应当以国事为重啊!
张苍认真的说道∶”改日定要带着大王前往救.
奸贼!怎敢如此?!”盖公直接打断了他,破口大骂。舍人们看着这些大臣们争执,晁错桶了捅一旁的贾谊,说道∶”我唐国可真的是人才济济啊!”
贾谊一愣,看了看面前这几位,沉迷女色而无法自拔的国相,暴躁的黄老大师盖公,韩信余孽李左车,英布的国相朱建,嗯,真的是好一个人才济济啊!
好在,刘长很快就制止了他们的争斗,众人吃起了肉,喝起了酒。
刘长也是笑呵呵的说起了自己的想法。
”明日,我们就赶往太原,寡人还要去看看其他的郡县.到时候,就让舍人们随行就好查看完各地的情况,就可以着手来对付匈奴了。
李左车摇着头,说道∶”大王,如今还不是对方匈奴最好时机。
”如今冒顿的士卒常常在各地出现他这也是在想着要对付我们呢,
”如今最需要动手的地方,乃是河南地,不过匈奴在河南地留有重兵,若是要打,得做好完全的准备,一击而大破匈奴收复失地,可先召集士卒,进行操练,多囤积粮食物资,打造军械,寻来向导,将月氏等部族为先锋,做好准备
李左车的想法很简单,小打小闹是伤不到匈奴的,要打,就打他一个狠的。
当刘长与众人来到了太原的时候,这里又是不同的场景了。
太原的耕地比上党还要多,商贾却少了些,城池高大坚固,来往的骑士很多,这些都是来传递前线战况的。唐国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在跟匈奴小打小闹,匈奴也在想着要劫掠富裕的唐国,唐国也在想着要劫掠对方的牲畜,双方打得有来有回。
先前李左车趁着冒顿远征的时候,袭击左部匈奴,斩获颇丰,不过,这样的壮举只怕是不能再复刻了,因为冒顿已经回来了。面对冒顿,李左车也不敢轻视,甚至,他对冒顿甚是夸赞,他认为冒顿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治军严明,行事果断,战略明确,确实是一个雄主!
可听到他的夸赞,朱建这些人就不是很高兴了,你怎么能夸赞自己的敌人呢?
这厮与唐国可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啊!
就在刘长在太原各地乱转的时候,长安之内关于他的传闻却很多。
唐王赶到梁国,痛殴国相吕臣唐国赶到赵国,吓死赵太后等等。
长安的大臣们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左右,唐王谋反了吗?
朝议之中,刘盈坐在上位,正在跟群臣商谈着关于南越的禁令。
自从刘长离开之后,吕后便将部分的事情交给了刘盈来负责,这让刘盈非常的开心,充满了斗志,表示自己一定会做好。而吕后也不再前来朝议,在椒房殿内,一边哄着孩子,一边翻看各地的奏表。
对于南越,群臣的建议很是不同。刘敬就表示,这禁令是不能取缔的,要继续限制南越的发展,否则等他强盛起来,南越国就会变成南方的祸患。
而周昌却觉得,既然南越王前来长安,表达了自己的诚意,那这禁令也可以适当的打开,加强南越与大汉的联系。
双方争执了起来,刘盈沉思了许久,方才决定,采用周昌的想法,先打开一部分的禁令,打开关卡,派遣商贾与南越进行正常的贸易,打通与南越的联系,同时也允许甚至是鼓励南越的百姓迁徙到大汉之内。
刘盈说完了这些事,便又鼓励群臣多向自己提出有用的建议,这才结束了这次的朝议。
群臣起身,准备离开庙堂,
刘敬询问道;”有唐王的消息吗?”
”有 ”
‘唐王已经回了唐国?”
”听闻是回去了,回到唐国,便乘力驾,还都是同色的白马,装饰多僭越
閻ZK 小說
有大臣说着。
刘敬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一旁的周昌。
周昌看起来也是有些迟疑,”这事得上奏天子啊。
”我还听闻,唐王返回唐国之后,便即刻令其太尉李左车召集军队,囤积粮食”
叔孙通的脸色也白了。
”唐王这是想要做什么啊”
看着几个人惶恐不安的样子,陈平却笑了笑,一边穿着鞋履,一边说道;个诸侯王,回到封国就坐六驾,又大规模的操练军队,囤积粮食,你说他想要做什么呢?”
叔孙通颤抖着问道∶”可唐王与陛下甚是亲近”
陈平吓唬了一下他们,便起身离开了这里。
群臣面面相觑。
叔孙通返回了府邸,迟疑了许久,即刻叫来了心腹,”我要给唐王写封信,你帮我送往晋阳!”
这一天,也不知有多少大臣在家里值偷纺好了大唐旗。
当刘长来到太原郡的时候,在这里受到了很热情的欢迎。
而最先来迎接他们的不是当地的官支,,而是这里的百姓,此刻百姓刚刚耕作完,准备回家,听闻他们的大王归国,便在三老带领下,前来拜见唐王。
所谓三老制,并非是汉的产物,最与可以追溯到战国时的魏国,魏国最先设立三老,秦朝后来设立乡三老,高皇帝则是设立县三老,到未来,还会出现郡三老,国三老等等。
而这三老,并非是三个老头,这里的三是指三德,一曰正直,二曰刚克,三曰
通常是由地方推举出有三种德行,能让众人敬佩的老者来担任,要求是年过五十。而三老负责教化,也负责调解纠纷还会帮着收税什么的,此刻,前来迎接刘长的,便是基层的乡三老。
刘长很是亲切的接见了这些唐国百姓,三老坐在一旁,很是开心,又送上了吃的喝的,表达自己对大王的敬意。也刘长也是笑着坐在一旁,认真的问道”这里可有什么盗贼?”
三老大声的说道∶”大王!此处绝对没有贼寇!就是整个太原,都没有贼寇!
”哦?老丈何以如此确定呢?’老夫曾经在山里做了四十余年的贼寇,对贼寇是非常熟悉的.,”
这位德高望重的三老开始说起了自己的从业经验,高谈阔论,讲述着盗贼在这里根本没有办法活下来,刘长满意的点着头,有几位舍人却深吸了一口气∶您说的很不错,可您到底是怎么当上三老的呢??
特种军医
这位老人也完全不在意公然讲述自己过去的经历,满不在乎。
”那你们这里可有猛兽?”以前有的!后来就没了.”
位憨厚淳朴的缺了一个手臂的农夫憨笑着说道∶”当初我们跟随陈将军作战被樊哙击破,从而逃亡到这里,当时没有可以吃的,我们便猎杀猛兽来吃,到后来,猛兽似平都跑了,再也找不到了”
”对,大王不必担心!”
众人纷纷附和道。
”出产的粮食如何?能吃饱饭吗?”另一位脸上有刺青的农夫急忙说道∶”大王,我们家里现在都有存粮了!当初我在赵国的时候,但凡有现在这一半的存粮,都不会杀官劫粮!
”是啊!’
不少人再次点头附和。”那官吏们对你们还好吗?有欺负你们的情况吗?”
即刻有人叫道∶”大王,如今来征粗的官吏,都是我当初的上吏,与我们熟络,从不欺辱!”
”哦?你的上吏?你曾在哪里为吏?
”淮南国。””我 ”刘长恍然大悟。
不只是刘长,就是身后的那些舍人也恍然大悟,他们终于明白那位老人为什么能当上三老了,果然,这么一看,在这人杰地灵的大唐,还是他当三老最为合适,毕意这些人里就他的罪行最轻,也算是道德最好的吧???
这里甚至还有胡人,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唐话,笑呵呵的为刘长送来一只羊羔。
”你是月氏的?”
”大王,我是匈奴的我的部落被太尉所击破,我被俘虏.我的弟弟在常备军里作戢,立下了功劳,将我赎了出来,在这里赐予了土地让我安心放牧。
”哈哈哈,无碍,既然归心大唐,那就是我唐人!’
”寡人也不能白要你的羊,你的弟弟叫什么名字?”
”淳迷胄。”
”好,我回到晋阳之后,会重用他的!
”多谢大王”
刘长又令人给他们赏赐了不少东西这才带着人离开了这里,朝着晋阳的方向继续赶路。
经过了三四天的路程,刘长终于回至了晋阳。
晋阳的城墙,虽不如长安那般高大,可占地面积却很大,一眼都看不到城墙的尽头,整个都城内的官吏们都出来拜见,甲土在城头欢呼,高举着旗帜,在各地,纷纷竖起了长长的牙门旗,上头绣着唐字。
刘长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进了晋阳。
看着整齐对称的建筑群,开阔平坦的道路,站在门前行礼的百姓,刘长不由得咧起了嘴,晋阳显然是经历了几次的扩建,而建筑风格,都是秦式的,也就是对称整,所有的民居几乎都是一样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井字,将秦的建筑学发挥到了橛致。
至干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负责扩建这座都城的是秦墨,刘长从牢狱里解救出了一大批的秦墨,将这些人送往了唐国,然后唐国的建筑各方面就开始朝着大秦的方向狂奔而去,画风都变得有些不对劲。
墨家在建筑学上同样是有不少见解,而奏墨,更是其中翘楚。
刘长笑着,大声的说道∶”跟寡人的晋阳比,赵王的邯郸筒直就是狗窝啊!
”寡人當初还真没给如意取错名!
”哈哈哈”